欢迎你访问消费周刊
首页 > 保险 >

新冠疫情最大的谜题之一

2021-10-31 10:31:47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
  大约一年前,当Delta和其他变异株还没有进入COVID-19术语库时,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病毒学家TheodoraHatzioannou和PaulBieniasz已经开始合成新冠状病毒(SARS-CoV-2)的关键蛋白质,它们使这种蛋白质能够逃脱身体产生的所有能够抑制感染的抗体。
  他们的目标是找出这些中和抗体靶向刺突蛋白(新冠病毒用于感染细胞蛋白)的部位,并阐明我们身体攻击新冠病毒的关键部位。因此,研究小组将实验室认定的潜在问题突变与流行病毒结合起来,用不会引起COVID-19的无害假病毒测试他们的弗兰肯刺突(Franken-spikes)。在《自然》9月发表的一项研究[1]中,他们报道了一个有20个突变的刺突蛋白变异体,可以完全抵抗大多数(非全部)既往感染者或疫苗接种者产生的中和抗体。
  抗体对新冠冠状病毒颗粒(如图)。研究人员正在探索为什么COVID-19康复后接种疫苗的人有更强的免疫反应|JuanGaertner/SciencePhotoLibrary抗体对新冠状病毒颗粒(如图)做出反应。研究人员正在探索为什么COVID-19康复后接种疫苗的人有更强的免疫反应。这种刺突蛋白变异体对免疫攻击的抵抗力超过了自然出现的任何已知变异株,但从COVID-19康复后几个月接种疫苗的人体内的抗体可以使这种刺突蛋白变异体失效。这些人的抗体甚至可以抑制其他类型的冠状病毒。Hatzioannou说:这些抗体很可能对未来的新冠状病毒变异株有效。
  目前,全世界都在警惕新的变异株,这种超级免疫(super-immunity)背后的机制也成为疫情最大的谜题之一。研究人员希望通过比较感染和疫苗接种获得的免疫保护,他们能够找到更安全的方法来升级这种免疫保护。
  美国埃默里大学的病毒学家MehulSuthar说:这对于加强针接种,以及如何为我们的免疫系统准备下一个变异株做好准备具有重要意义。
  在各国接种疫苗后不久,研究人员注意到有COVID-19感染史的人对疫苗有特殊反应。我们看到了非常高的抗体水平,超过了两种疫苗可以提供的保护。宾夕法尼亚大学免疫学家RishiGoel说。谷歌的团队正在研究超级免疫——大多数科学家也称之为混合免疫(hybridimmunity)。
  初步研究发现,与从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相比,这些人的血清(血液中含有抗体的部分)更擅长中和可以免疫逃逸的变异株——如南非发现的Beta变异株和其他冠状病毒[2]。以前不清楚这是因为他们的中和抗体水平高还是其他原因。
  最新研究表明,混合免疫至少来自免疫系统的记忆B细胞。感染或接种疫苗后产生的大量抗体来自名为浆母细胞的短寿命细胞。当这些细胞慢慢死亡时,抗体水平也会下降。一旦浆母细胞全部消失,抗体的主要来源就会变成更稀有的记忆B细胞——这种细胞是由感染或接种引起的。
  洛克菲勒大学的免疫学家MichelNussenzweig说,在这种长寿命细胞中,有一些抗体可以产生比浆母细胞更高质量的抗体。这是因为它们会在淋巴结中不断变化,获得突变,从而更紧密地与刺突蛋白结合。当COVID-19康复者再次遇到新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时,这些细胞会增殖,产生更强的抗体。
  谷歌说:例如,如果你接种mRNA疫苗,只要有一点抗原,这些细胞就会急剧增加。这样,COVID-19以前的感染者打第一针,和没有感染史的人一样。
  感染和疫苗引起的记忆B细胞和抗体的差异也可能解释为什么混合免疫会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Nussenzweig表示,感染和疫苗在免疫系统中暴露刺突蛋白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团队(包括Hatzioannou和Bieniasz)在一系列研究中对感染者和疫苗接种者的抗体应答进行了比较。两种反应都会产生记忆B细胞,这些B细胞会产生越来越强的抗体,但研究人员认为感染者的程度更严重。
  研究小组在受试者感染和接种疫苗后的不同时间点分离了数百个记忆B细胞,每个细胞都能产生独特的抗体。自然感染产生的抗体在感染后一年内的效力和靶向变异株的范围会继续增加;大多数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在第二次注射后几周似乎没有变化。感染后不断变化的记忆B细胞比疫苗产生的记忆B细胞更能抑制免疫逃逸的变异株,如Beta和Delta。
  医务人员正在接种辉瑞-BioNTech的新冠状病毒疫苗。有感染史的疫苗接种者比没有感染史的疫苗接种者少检测COVID-19阳性。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消费周刊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