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20分钟没了300亿 最大港股塌方背后疑点重重
  反常的是金融机构不仅给辉山借债,还进行股权质押。这背后肯定另有隐情。

  辉山乳业股票断崖下跌背后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 陈炜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30日总第798期《中国新闻周刊》
  辉山乳业,一个存在了60多年的老品牌,在3月24日当天的港交所,上演了股价断崖式下跌的惨剧,并一举创造了港交所历史上最大的跌幅新纪录。
  东北地区最大的液态奶生产企业——辉山乳业总部坐落于沈阳,其厂区环境整洁大气,展现了老品牌的气场与风范。提及辉山乳业,企业的工作人员引以为豪。“
  这是60多年的老品牌,辉山两个字从1951年就在沈阳扎根,一直没换过地方。”辉山乳业老员工吴力自豪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但是,几天前,股票断崖式下跌,让人们对辉山乳业有了另一番解读。3月24日早上,在香港挂牌的东北乳品企业辉山乳业(6863.HK)蹊跷暴跌,至0.42港元/股,较前一日收盘价跌85%,蒸发将近300亿港元的市值。
  据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130亿元。3月20日,债权行突然接到辉山乳业通知,称因故无法还本付息,发酵几日后,终于引发资本市场股价的塌方。
  这是耻辱!”一位通过“沪港通”投资了辉山乳业的股民张新亮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一家公司做到了这个份上,哪有什么信誉?哪有什么品牌?”
  在经历了“黑色24日”上午暴跌的惨剧后,以杨凯为主席的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紧急发布书面公告,敦促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自下午1点起,紧急停止与公司有关的所有交易行为,并进行相关整顿。
  “这家公司近期的日子会相当艰难,因为他们的问题相当复杂。”天津战略管理课题项目组负责人蒋国平教授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
  资金链断裂,财务、经营全面崩盘,这是多个危机连环效应的结果,正如一个人陈疾已久。”
  骗子公司?
  “黑色24日”之后,与辉山乳业一同登上焦点舞台的,除了平安银行、中国银行等利益相关者以外,还有浑水公司。这家总部位于香港九龙的专业做空机构,因其独到的眼光和极高的做空成功率,闯进了人们的视线。
  浑水公司曾针对辉山乳业,在2016年12月16日和19日,分别发布了两篇做空报告,将辉山乳业面临的财务与经营等众多危机公之于众。
  在第一份报告中,浑水公司明确将辉山乳业称为“骗子”,声称这家公司虽然有所谓的“主营业务”,但是,这家公司的市值仅为0港元。在报告中,浑水公司详细论证了这一观点。
  “至少从2014年起,辉山通过宣称苜蓿草自供,从而夸大利润。我们通过大量证据证明,该公司长期从第三方购买苜蓿草,因此,我们断定该公司财务造假。”浑水的报告如是说。
  苜蓿草是重要的畜牧饲料。中国奶牛、肉牛和肉羊每年对于苜蓿草的需求量超过3000万吨,鸵鸟、鹿等特种动物和水产品对于苜蓿草的需求量超过10万吨,再加上每年物资储备的几百万吨,使得中国对于苜蓿草的总需求量极大。
  苜蓿草较为昂贵,占有草料成本较大的比例。在天津海河乳业有限公司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易耀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乳业养殖成本当中,饲料成本占总成本的60%,草料成本占饲料成本的60%,苜蓿草就是优质的草料。”这意味着,苜蓿草的成本近乎占据饲料成本的60%左右。
  苜蓿草市场均价一吨300美元以上,根据辉山乳业2014年财报,他们通过自己种植苜蓿草,将草料成本降至每吨92美元。这意味着,如果浑水公司所言属实,辉山乳业虚报的盈利将不是一个小数目。
  “浑水公司通过调查发现,辉山公司9家牧场的苜蓿草,全部从海外和黑龙江的第三方公司进行购买,美国Anderson公司后来也承认,辉山乳业是他们苜蓿草的重要客户。”国金证券资产管理分公司分析师易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易倩是一位长期关注浑水做空报告的金融从业者。
  易倩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曾经为辉山乳业进行尽职调查的投资机构同样能够证明辉山造假,这些金融机构的尽职调查员曾在2014年走访了7个辉山牧场,发现这些牧场的苜蓿草广泛来自国外进口。“浑水对2014年的环境状况进行分析,认为中国东北不具备生产大量苜蓿草的可能,因此辉山乳业声称自己供应苜蓿草,占据全产业链,是夸大财务收入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