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访问消费周刊
首页 > 期货 >

共享充电宝又集体涨价:“割韭菜的镰刀”还能舞多久?

2021-03-28 16:26:19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
  近年来,由于共享电源价格的不断上涨,它被频繁地热搜。据介绍,商业区、医院等场所的电费每小时3-4元,酒吧、夜总会的电费每小时10元。另外,封顶的价格也是惊人的。封顶价格为每24小时24元至40元。一些用户因为没有及时归还,每天损失99元,这相当于买了一个电源银行。
  起初,共享电源的价格是每小时1元左右,但现在价格上涨了900%。
  面对消费者的质疑,企业以“缺钱”来回应:一方面,抢占市场的巨额补贴需要收回成本;另一方面,疫情的影响和进场费的增加,增加了运营成本。第一轮跑马圈地后,相关经营企业应在下一阶段通过提价获得较好的利润和回报。
  用不起电
  骑不起自行车
  除了共享电
  外,共享单车还有一个“上升的声音”。
  据了解,在上海,Hello bike目前的价格是前15分钟1.5元,之后每15分钟1元。一小时的价格是4.5元。美团自行车的价格是前15分钟1.5元,每15分钟0.5元,相当于一小时3元。早期,共享单车的基本价格是半小时1元。
  现在每小时3元是这个行业的基本价格。以北京为例,街道用电每小时价格在1.5元至3元之间;美团每小时价格在2元至3元之间,最高限价为每24小时20元至30元;怪兽、来电等每小时3元,最高限价为每24小时18元至40元。
  对此,央视在评论中表示,经过超低价期甚至免费使用自行车共享等烧钱补贴后,涨价并非不可能。在集体物价上涨的背后,存在着资金变现和资金回流的压力。然而,把“割韭菜的镰刀”延伸到消费者身上,割得太快,实在不雅观。
  自2017年共享经济盛行以来,绝大多数共享经济项目在历史上湮灭。当这股潮流退去后,那些在残酷的重组后能够生存下来的公司,比如Hello bike和monster charging的负责人,以及小型电子技术公司,都听说他们计划冲向市场。
  但即便如此,这条路并不容易。
  虽然共享电源银行行业看似赚钱,但只是“看上去很美”
  根据怪物充电招股说明书,公司2020年营收将达到28.1亿元,同比增长38.9%。但从盈利能力来看,公司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54.7%。与此同时,公司的营销费用一路攀升。2020年,营销费用21.21亿元,同比增长55.7%。
  与共享单车的运营压力相比,手续费和入场费占共享动力银行资金投入的大部分。其中,支付给企业的入场费由2019年的1.06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3.8亿元,增长2.6倍;支付给合伙人的佣金近12亿元,同比增长45.5%。
  成本高,但共享电源银行的盈利模式极为单一。根据怪物的指控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消费周刊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