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访问消费周刊
首页 > 消费 >

换一个视角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案,发现了怪异的问题

2022-04-21 19:55:10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

 近期明星夫妇张某、林某某的品牌“TST庭秘密”被曝涉嫌传销一事引起了不少社会舆论关注,相比于涉嫌传销被报道之前,张某、林某某在国内一直有着良好的口碑,在慈善捐赠、教育捐赠方面有着许多捐赠记录,以最近的河南水灾为例,张某和林某某捐出了五百万,不但是圈里捐款数量最大的明星,也是明星夫妇中捐款数额最多的一对,可以说是满满的正能量。

  据了解,明星张某和林某某的品牌“TST庭秘密”被网曝涉嫌传销最早是2021年5月25日,湖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涉传”为由对上海达尔威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并于9月3日向公司下达保市监处字(2021)5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公司整改并没收违法所得19279910元,并处罚款1700000元。而近期又曝出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1年6月5日以同样的“涉传”为由对上海达尔威公司立案调查的新闻,并冻结了张庭夫妇公司大楼96套房产,价值17亿元。

  来源中国网

换一个视角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案,发现了怪异的问题

 

  对于这一类报道,目前网络上大部分声音是在声讨,是在要求继续查处,可能并没有注意到是另一个行政机关再一次立案调查。或许换一个视角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案,能听到不同的声音:

  视角一:一个公司涉嫌传销,到底可以被几个行政机关查处?

  相信这个问题是一个传销类案件最常见的问题,梳理一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一事,不难发现,实际涉嫌传销的是张某、林某某的公司,即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而TST庭秘密是该公司的一个美妆品牌,张某、林某某虽然与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有关联,但并不是涉嫌传销的主体,更不是涉嫌传销要被调查、处理的对象。

  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最早是由湖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1年5月25日立案调查,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1年9月3日向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保市监处字(2021)52号),要求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整改并没收违法所得19279910元,并处罚款1700000元。也就是说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已经被正式立案过,并且正式行政处罚过,那现在还可以由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再次立案,再次查处吗?

  答案是否定的,一个公司涉嫌传销,原则上只能被一个行政机关立案、查处。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即“一事不再罚原则”,“一事”指行为人的一个违法行为或同一违法行为。一事不再罚原则是行政法是基本原则之一,这一个原则一旦被突破,那公司涉嫌传销将会被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行政机关立案,查处,那结果是灾难性的,这不仅仅是有违最基本的公平原则,而且行政机关的行为也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视角二:行政机关之间有没有一个沟通机制,如何防止重复立案处罚?

  既然对于一个公司涉嫌传销的行为,原则上只能是被一个行政机关立案、查处。那么在行政机关内部有没有一个沟通机制,可以防止重复立案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两个以上行政机关都有管辖权的,由最先立案的行政机关管辖。对管辖发生争议的,应当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报请共同的上一级行政机关指定管辖;也可以直接由共同的上一级行政机关指定管辖”。此外,根据原国家工商局2016年6月24日公布的《进一步做好查处网络传销工作的通知》( 工商竞争字〔2016〕115号),其中第三条明确指出:“县、市级工商、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网络传销案件,应在立案前或立案同时逐级报备至省级工商、市场监管部门。报备内容应包括:涉案主体名称,涉案主体利用网络平台进行传销活动的官网域名及会员管理平台域名、注册地或主要涉案人员姓名、住所地,案件线索来源,立案时间及案情简要介绍等情况。上级工商、市场监管部门经比对后,发现其他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已经对同一涉案主体立案查处的,应及时将相关情况通报下级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并做好案件查处的协调指导工作”。

  很明显,无论是国家层面的行政处罚法,还是部委方面的规章条例,都已经明确了对于一个公司涉嫌传销的行为,原则上只能是被一个行政机关立案、查处,有多个行政机关有管辖权的,由最先立案的行政机关管辖,且对于传销行为,由于牵扯面大,地域广,还需要逐级报备,其目的就是在于加强协调,防止重复立案、重复查处。

  目前“TST庭秘密”涉嫌传销一事很明显已经违背了“一事不再罚,一个案件一个管辖”的基本原则,湖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之后,就已经取得管辖权了,别的行政机关原则上就不能再立案,而具体违反这一原则的,是后面立案的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至于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有没有逐级报备、进行协调,显然已经没有了再探讨意义,因为“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被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一事影响巨大,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的时候必然是明知的、故意的。

  视角三:本案的举报人“李旭反传防骗团队”与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之间的关系

  目前“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被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调查,并冻结张某夫妇公司大楼96套房产,价值17亿元一事,最早是由“李旭反传防骗团队”举报的。据了解,李某反传防骗团队最早于2021年12月23日向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送了《关于请求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证TST是否涉嫌传销,是否立案调查查证函》,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当天就以最快速度做出《关于查证函的回复》。此外在“李某反传防骗团队”的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之中检索关键词“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可以发现此前有多例涉传案件经李某反传防骗团队举报,被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如“长泰灵涉传案”、“名义初品涉传案”、“原始人公司涉传案”,因此“李某反传防骗团队”并不是第一次在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涉传案件。

  视角四:本案的实名举报人李颖为何多地举报?和李旭反传团队什么关系?

  经过查阅网络发布信息,发现一份刑事判决书, “TST创始人代理商诈骗被判7年,诈骗上海达尔威公司400余万元”,判决书显示,被判刑人员的妻子,正是实名举报人李某。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家属举报被害单位也就是达尔威公司,并在庭审过程中提交了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举报受理通知书及立案审批表”。另、2021年8月30日,李某反传防骗团队公众号发布一篇名为“两人利用抵用券获利770万被抓,疑似为TST庭秘密平台”的文章,文章中提到的朱某男,和李某女,与刑事判决书中的人物相吻合,这样的举报和人物关系,不免让人产生合理怀疑,举报人李某女是否想通过举报施压上海达尔威公司涉传,以换取对朱某男在刑事案件中从轻处罚。

欲言又止山明水秀文风不动龟毛兔角过桥抽板肉跳心惊寸长尺技电光石火修饰边幅令人瞩目背盟败约断管残渖卸磨杀驴击钟鼎食浑浑沌沌心如刀搅化险为夷玉石俱碎铸剑为犁横眉吐气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消费周刊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