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访问消费周刊
首页 > 银行 >

高盛雪耻挥别投行"乌鸦嘴"

2020-07-13 08:55:09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
  在今年4月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的背后,是谁下了超级卖盘?最近,随着一些大型机构原油投资利润的增加,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逐渐找到。投资者惊讶地发现,美国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今年初在油价下跌时赚了逾10亿美元,其对油价的预测令人意外地准确,与其"大嘴巴"相反。
  谁敢做空原油?
  月份,受疫情影响,需求预期受到抑制,原油零价格在石油市场价格战等因素中剧烈波动,甚至在一天内原油价格从15美元跌至-40美元的罕见情况下也是如此。许多投资者和机构效仿哈伯德的底部,从中获利颇丰。在如此低的油价下,谁会"大胆"做空?这个问题曾经让市场感到困惑。
  最近有报道称,高盛(Goldman Sachs)大宗商品部门从油价暴跌中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的利润。3月底,高盛在一份报告中预测,根据欧佩克+减产协议的破裂,北美原油价格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负值。随着WTI石油交付期在4月份临近,高盛交易员在这种观点的影响下,在原油市场下下了大量空订单。消息人士称,截至5月份,高盛大宗商品部门的产量超过10亿美元,为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早在2月份油价仍在55美元的时候,对冲基金经理皮埃尔·因杜兰(Pierre Indurain)就曾推断油价为负。他管理着安杜兰德资本(Andurand Capital),近几个月来,该公司从石油交易中获得了近3亿美元的回报。今年3月初,皮埃尔·因杜兰(Pierre Indurain)公开表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他做空了原油。
  此外,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3月份判断油价为负值。但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否会从中获利。
  投资银行"乌鸦嘴"雪前羞耻
  投资银行的准确预测伤害了一些以投资银行为反向指标的投资者。今年3月,一名投资者购买了一只原油基金,他告诉"中国证券日报"(China Securities Daily):"看到一些国际投资银行看跌油价,强化了它们复制底部的决心。
  梅耶期货化学研究员李磊(9.420%,0.00%)表示,高盛对油价的判断在前几年被用作反向指标,以寻找其报告中的逻辑缺陷,并朝相反的方向交易。但今年到目前为止,高盛(GoldmanSachs)对油价的判断令人惊讶:3月和4月,高盛(GoldmanSachs)大力做空油价,今年5月,油价从短期变为长期。6月初,石油价格调整的呼声在时间节点、方向和点三个方面得到了很好的理解。今年的油价感觉像是由高盛(GoldmanSachs)领导。"高盛的观点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李磊说:"宁可相信一本书,也不要没有账簿。"投资者不应迷信国际投资银行的观点。高盛、摩根、瑞银和其他投资银行发布报告时,除了关注油价的最终观点外,还应注意油价所依据的事实和逻辑的推理,从最后的角度看事实是清楚的、合乎逻辑的,否则很有可能成为投资银行的接受者。
  李磊表示,自新冠肺炎事件爆发以来,高盛(Goldman Sachs)在3月、5月和6月对布伦特(Brent)石油价格发表了评论,预计3月3日将跌至每桶40美元以下;3月17日跌至每桶20美元;5月7日看涨,第二季度将油价升至每桶25美元;6月8日,短期内将油价升至每桶35美元。可以看出,高盛对油价的看法因当前形势而异,揭示了其预测油价的模式和地位。
  那么,为什么预测往往与之前的实际表现不一致呢?"李磊认为,油价是由现货价格和未来预期构成的期货价格。高盛(GoldmanSachs)等国际投资银行根据跨地区价格和远期曲线,通过推导未来供需变化,预测未来石油价格走势。作为一家国际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Sachs)旗下的研究型报纸为交易提供服务。根据对油价的判断,大宗商品部门持有大量原油期货和期权头寸。如果有一个位置,就会有"臀部决定头部"。商品部门将利用国际投资银行的影响力,发布有利于自己立场的报告,并借助购买报告的机构权力,推动油价的涨跌。因此,在油价剧烈波动的情况下,有很多利润。
  油价反弹是不可持续的
  今年6月初,高盛(Goldman Sachs)重新树立了对油价准确预测的声誉,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库存担忧,对油价做出了新的判断。高盛分析师杰夫·库里(JeffreyCurrie)表示,尽管基本面有所改善,但油价下行风险大幅上升,可能下跌15%至20%。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最近的研究报纸认为,目前的油价上涨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油价反弹似乎主要是由供应而非需求推动的,在这种背景下,炼油消费的强劲程度值得怀疑。
  关于油价走势,李磊说,从需求方面看,全球生产的恢复使市场担心第二次爆发疫情,但各国已采取措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此次爆发对原油需求的影响相对较小。未来全球原油需求将逐步改善。在供应方面,"欧佩克+"达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减产协议,从2020年6月至7月每天减产970万桶,从2020年8月至12月每天减产770万桶。通过补偿机制,限制了产油国减产的执行率,限制了美国和加拿大的被动减产,收紧了原油供应。
  尽管需求逐步改善,供应持续萎缩,但我们仍然对油价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但是,美国新的页岩井的成本在每桶45美元至50美元之间,当WTI石油价格达到这一范围时,人们对美国页岩油产量增加对全球原油市场的影响的担忧加剧,国际油价下跌的风险可能会增加。李磊说。
 

[责任编辑:]

头条信息

热点文章

本网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

消费周刊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